-

[]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沛縣。

天色漸晚的時候。

一支打著楚國旗號的軍隊,正準備紮營。

中軍之內,一名威嚴的大將,眉頭緊鎖的看著麵前的地圖。

就在這時,一名大漢走了進來,說道,

“大叔父,大營外有個叫劉邦的來拜訪,自稱沛縣沛公,已經起事抗秦,說是您的舊相識。”

“還帶了不少糧草。”

威嚴大將眯了下眼睛,說道,

“劉邦?嗯,確實是見過,他之前和羽兒的交情也還不錯。”

“冇想到,他居然在此地起事成功了,的確是有些本事。”

“讓他進來吧。”

“是。”

大漢就要領命離開,威嚴大將交代了一句,說道,

“對了莊兒,以後在軍營裡,彆叫大叔父了,要叫大將軍。”

大漢正是項莊,威嚴大將自然是項梁。

等項莊走了之後,項梁繼續看了看地圖。

自從起事之後,他們以最快的速度,以吳中為中心,平定了周邊。

前期的準備做的好,倒是冇有花費太多的時間。

除了從關內來的秦軍死戰不退,絕大多數原本就是楚人的大秦郡縣兵,都變成了他的軍隊!

再加上招募來的農人,人數早已經過了十萬,而且還在快速增長。

這次秦軍已經有了動作,南下進攻滎陽和定陶,分彆是魏王咎和齊王天榮的地界。

也是進入楚地的門戶。

無論是為了之前的盟約,還是為了保住楚國的門戶,他們必須出兵支援。

於是項羽獨領一軍,前往滎陽,有範增跟著,也不用擔心。

他帶著人去支援定陶。

聽說進攻定陶的是一名叫章邯的將領,帶領的軍隊,也多是郡縣兵,加一些囚犯。

哼,看來是縱橫家的策略起了效果,

秦軍空有三十萬邊軍在一側,卻不能動用。

他們正好趁機,穩固地盤,等待機會,一舉攻入鹹陽!

當然,這一次去齊地,他還想再解決掉一個人。

暴秦如今早已經是風雨飄搖,就算不能一舉滅了對方,但楚國的複國已經成了事實。

即使恢複到齊國並立的時候,楚國也必將是霸主。

但是,在他們的項氏麵前,還有一個小小的障礙。

那便是趙浪。

高句麗那邊傳來了訊息,對方已經找到了燕王後人,並且得到了燕國遺族的證明。

現在,趙浪已經有了四國後人,本身也是趙王。

在名分上,還是更有優勢的。

好在,雲夢澤提出了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旗號,倒是給了他機會。

不過,最好的辦法,還是將趙浪徹底解決掉。

他當然不能親自動手,不然被六國之王看在眼裡,肯定會有責難。

但如果趙浪死在秦軍手裡,那就怪不得他了。

這次和秦軍的定陶之戰,就是最好的機會!

正當項梁在心中盤算著怎麼拉趙浪入局的時候,門外響起了項莊的通報聲,

“大將軍,沛縣劉邦求見!”

項梁回過神,很快說道,

“進。”

很快,一名相貌不凡的中年人帶著兩個隨從,走了進來,

“劉邦見過大將軍。”

項梁這時候臉上浮現出一個笑容,說道,

“原來是劉兄。”

兩人都是精通世故的人,一陣寒暄過後,氣氛倒也是融洽。

劉邦很快表明瞭自己的來意,

“您此次北上,劉邦深感敬佩。”

“大軍必然需要糧草和人手的支援,劉邦此次來,就是給您送糧草輜重的,可惜劉邦如今手中隻是空有一座縣城而已。”

“不能給更多。”

說完,劉邦還微微的歎了一口氣。

似乎因為自己不能為項氏多出一些力氣而可惜。

項梁眼神微微一動,他自然明白對方的意思。

就是想自己用大軍,幫助對方拿下週邊的地盤。

倒是一筆好交易。

隻是項梁看著相貌不凡的劉邦,心中已然有了計較,說道,

“閣下英武不凡,難道這區區一縣之地,就滿足了嗎?”

這話聽得劉邦心中一震,他當然不會滿足於這一縣之地,不然也不會到這裡來。

劉邦帶著幾分小心問道,

“大將軍,此話怎講?”

項梁笑道,

“閣下何不來本將軍麾下?”

“隻要你來,本將軍即刻給你五千人馬!”

“五千人馬?!”

劉邦聽得眼睛猛睜!

他做亭長的時候,一亭之地,都冇有這麼多人口!

這是一個機會!

劉邦微微的呼了一口氣,冇有過多地猶豫,說道,

“早下願聽大將軍調遣!”

項梁頓時大笑道,

“好!沛縣是閣下的故地,那這一縣之地,就是閣下的封地了!“

“本將軍會即刻派遣人手告知周邊的人!”

劉邦聽得大喜,

“多謝大將軍!”

有了項梁撐腰,這沛縣就算是全部拿下了!

如果以後自己能更上一層樓,那這一郡之地,也不是冇有可能!

“好,既然你我已經是同僚,那就還請劉將軍儘快準備好,我等明天一早,就要出發!”

“那五千人手,項莊會交代給你。”

劉邦很快答道,

“得令!”

說完,就離開了軍帳。

纔到門外,蕭何等人就圍了上來,剛剛劉邦隻帶了盧綰和樊噲進去,

“沛公,如何了?項將軍可有答應支援我等?”

蕭何連聲問道,這藉著送糧草的名義拜見項梁的主意,正是他出的。

劉邦這時候吸了口氣,沉聲說道,

“蕭何,本將軍如今已然是項將軍麾下,領五千人的大將。”

“沛縣,也就是本將軍的封地!”

很快,劉邦就將事情說清楚。

蕭何聽完,臉上浮現出一絲喜色,他果然冇有看錯人。

劉邦心中的誌向,絕對不是一縣之地能滿足的!

“本將軍明天就會出發,沛縣交給盧綰來管理,不知道諸位可否願意與我同去齊地?”

蕭何拉著曹參,當即答應。

韓信也冇有過多猶豫,公子浪所在的遼東,也要背上,到了那裡他剛好離開。

見眾人都同意,劉邦頓時下令道,

“如此,整備人手,我等明天一早便出發!”

“是!”

看著眾人遵從的樣子。

劉邦的心也越發火熱起來,或許,他的心思可以更大一些

看著北方,劉邦似乎有種莫名的感應,自己的前程就在那裡!

此時,齊地。

齊王田都的府邸內。

田都正滿臉焦急的對趙浪說道,

“趙王,探子來報,秦軍正在集結大軍,馬上就要進攻齊地了!”

“項梁的大軍還在路上,我等該怎麼辦啊?”

“項梁要來了?”

趙浪聽到訊息,心中一動,下一瞬就琢磨開了,

“要怎麼弄死項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