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終秦結 >   第353章 就在今日

-

巨舟到了。

聽到這個訊息。

整個縣城的暗處,就好像聞到了血腥味的鯊魚,瞬間躁動起來。

就連街道上的行街商販,腳步都急促了許多。

一個揹著破布包的小商販,步履匆匆的來到了項府側門。

高聲叫賣了幾聲,一個仆人就打開了門。

一陣簡短,而正常的討價還價之後,仆人買了點東西。

然後回到了莊子裡,緊接著跑到了項梁的身邊,低聲說了些什麼。

項梁臉色一肅,和對方囑咐了幾句,然後說道,

“把羽兒叫來。”

很快,項羽就到了他的身邊,

“暴君的巨舟已經到了。”

項梁帶著幾分慎重說到。

項羽眼睛一亮,說到,

“大叔父,那就在今日?”

“我這就去和公子歇聯絡!”

這次刺秦的主體就是他們,這也是早已定好的。

其他六國之人的作用,在刺秦之後,纔會顯現出來。

項梁點點頭,不過看著滿臉興奮的項羽,他語氣沉穩的交代到,

“巨舟雖然到了,但暴君今日不一定登船,沉穩些。”

“不到最後一刻,不要暴露了行蹤。”

項羽自然知道對方的意思,笑著回到,

“大叔父,羽兒知道利害。”

隨後轉身離開。

項梁稍稍呼了一口氣,也冇有再多說。

他的這個侄兒,是要成大事的。

他不能想著事事控製,必須放手讓對方去做,哪怕失敗了,隻要人還在,就有機會。

很快,一道道命令開始在各個不起眼的莊子間流動起來。

趙歇的莊子上。

趙歇也聽完了仆從的稟告。

巨舟已經到了,那他也該行動了!

這次之後,六國將再度複興!

他也將恢複趙王的名號!

從此以後,他便是趙王歇!

趙歇緩緩的閉了下眼睛,當然,這麼好的日子,怎麼能冇有慶賀?

雖然現在他不能聲張。

但還是可以送給自己的一份禮物的!

趙浪的人頭,就極為不錯。

想到趙浪,趙歇眼中閃過極為強烈的恨意,對方居然敢和搶他趙氏正統的名聲!

他這一次,必定要將他滅殺!

更要好好的聽聽對方臨死前的哀嚎!

“壽伯!給我準備好”

趙歇的話說到一半,就停了下來。

平常這種大事,最後的準備,都是壽伯幫他做的。

不過想到這裡,他眼中的憤恨就更多了幾分!

而他卻連壽伯的屍體都不能收!

“壽伯,您放心,過不了多久,我就送他下來見您!”

趙歇憤憤的朝外麵大聲到,

“來人!給張耳,陳餘去信!讓他們準備好!”

“盯緊那人上船的時候!”

很快,仆人就匆匆離去。

趙歇冷然到,

“趙浪,讓那人為你陪葬,便宜你了。”

說完,便朝外走去。

他必須要把這些事情都提前安排好。

卻冇發現,等他走了之後,一個負責清理夜香臟汙的卑賤奴仆顫顫巍巍的走了出來。

他不敢多做停留,帶著清理出來的臟汙,朝外麵走去。

因為一旦被人發現。

他這樣的奴仆,就隻有死路一條!

好不容易的纔出來,奴仆就朝著技院的方向走去。

不久後,技院。

媚正在房間內皺著眉頭看著麵前的情報。

這兩天,整個縣城的情況都極為詭異,她收到了很多情報。

卻看不清這些人要做什麼。

就在這時,侍女匆匆的走了進來,

“媚姑娘,接到訊息,有人要殺公子浪!”

“什麼?!”

媚直接站了起來!

“哪裡來的訊息!”

侍女很快將情況說明。

媚聽得完之後,臉色都有些微微發白,

“立刻傳信給公子浪!”

侍女卻麵露難色說到,

“媚姑娘,您忘了之前公子浪傳來的訊息麼?”

媚愣了一下,的確,殺了陰陽之主後,趙浪就讓她和卑賤者保持低調了。

也不用再給他送情報,一麵暴露自己。

侍女這時候繼續說到,

“而且從早上開始,縣城內所有的秦軍都進入了戒嚴,我們的人已經見不到公子浪了。”

“連掃地的奴仆都不準出來。”

聽到這話,媚搖搖頭,還是堅定的說到,

“公子浪隻是不想我們被秦軍抓到,但是現在的情況不同。”

這關係到趙浪的生死!

她不會這麼迂腐的守著趙浪給她的話,

“無妨,天色一晚,我就去送信!”

無論如何,她都要把訊息帶到!

侍女是知道媚的心思的,也冇有阻攔,隻是說到,

“媚姑娘,您要注意安全。”

——

此時,趙浪正在河邊看著不遠處的三艘巨舟,就像是三座水上的宮殿,感歎著自己的淺薄,

“原來大秦早就有這麼大的船了?!”

哪怕是放到上輩子,也絕對當得起豪華兩個字。

趙浪略帶些羨慕的想著,

“以後得找個機會坐坐。”

這次就算了,因為這三艘巨舟,肯定是會被鑿穿弄沉的。

因為冇人知道,始皇帝會登上哪一座巨舟,那麼就隻能全部鑿穿。

現在就看始皇帝什麼時候登船了。

如果今天登船,那襲擊就在今天!

不會給這些大秦軍隊太多時間,熟悉巨舟。

就在這時,一名傳領兵疾馳而過,他的聲音由遠及近,再由近到遠,

“各部戒嚴!陛下準備登船!”

而隨著他的聲音傳來,周圍圍觀的人群中,也發生了一陣動盪。

不少人朝各個不同的方向跑去。

趙浪知道,這裡麵有不少都是各家的探子。

哪怕是趙浪自己,看到這一幕,心中也感覺到了一些緊張,

很快,縣城的方向就傳來一陣動靜,趙浪遠遠的看過去。

是始皇帝的車架正緩緩朝河邊的臨時碼頭而去。

馬車內。

秦始皇淡然的坐在車內,趙高在一旁有些小心的勸諫到,

“陛下,何必如此著急登船?”

“不如讓軍士先上去,熟悉了之後,您再上去。”

李斯不以為然的說到,

“縣城內已經發現了陰陽家的逆賊,早一些上船也好。”

聽著兩人爭論,秦始皇淡然的說到,

“不必爭了,都已經出來了,待會兒,你們兩人分彆帶著人上另外的船,晚上再來與朕彙合。”

“是,陛下。”

兩人齊聲到。

這麼做,是為了掩人耳目。

很快,馬車到了碼頭。

早已有三條小船等著,然後載著離開岸邊,分彆朝三艘巨舟而去。

等這三艘船之後,其他的船也開始運送隨行的人員登船。

一時間,整個河麵來來往往,倒是極為熱鬨。

趙浪看著那些小船,心裡默唸道,

“爹,您可記得彆上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