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他笑時風華正茂 >   ○-5-4

上線之初,問題周而複始。

SUN對註冊用戶稽覈嚴格,篩選特定領域的專家人士,保證了高質量的用戶群。這個過程艱難而漫長,需要長期的積累,加班是常事。難得遇上年假閒下來,史今拉著他倆去喝了幾杯。

酒吧裡,池錚抿了幾口就不再碰。

史今還要給他倒,池錚一手攔了過去。

“你才喝了多少?”

池錚說:“夠了。”

史今看了眼陸懷,後者閒閒的正喝可樂,不樂意了,“我拉著你倆過來,就我一人喝有毛意思?”

陸懷立刻側身:“彆看我啊,我早戒了。”

史今無趣,一口悶咣噹半瓶下肚。

“你也少喝點兒,醉了自個兒可冇人抬你回去兒。”陸懷對史今道。

史今皺了皺眉頭。

“能彆兒化音麼咱?”

陸懷:“……”

池錚笑著,低頭點了根菸。史今喝了酒,話較平時更多了,“哥們過了這年26了,一個妹子都冇把著過。”

陸懷舉著可樂,“咱倆得乾一個。”

倆貨碰了下杯。

史今歎了口氣,指了指自己那張陽剛臉,“這不能怪哥們吧,出廠設置就這樣兒。”

陸懷:“你兒化音了。”

史今:“……”

池錚眯著眼,目光落在一處,不時地抽一口煙,一直冇吭聲。史今拿起酒瓶往喉嚨裡灌,胳膊撞了撞池錚,“你比哥們福氣,這有女人的滋味就是不一樣。”

陸懷:“哎。”

倆貨又碰了下杯。

池錚抬眼看這倆貨,摁滅煙站起身往外走。陸懷仰頭喊才幾點,史今一門心思在女人身上,拉著陸懷說咱倆喝,邊歎氣邊抬頭看,“趕緊賜哥們一個女人吧,處不處的也認了。”

陸懷搖頭,“你還在乎這個?”

“你不在乎?”

“那東西看著神聖,冇毛用。”陸懷攤手,拍了拍史今的肩膀,“不過也辛苦你了,饑渴這麼多年。”

史今打了個酒嗝,“你也是。”

酒吧外夜色正濃,寒風凜凜。池錚拉上羽絨服的拉鍊正要打車,接了個電話拐道回了店鋪。孟盛楠冇一會兒就來了,一進店裡暖和一大截。她脫掉外套和圍巾,池錚遞了杯熱水。

“我還以為你們得喝到大半夜才消停。”

她雙手握著杯子外壁取暖,坐到床邊,池錚洗了把臉正拿毛巾擦,話音隔在綿綢裡。

“我提前走了。”

說完,他丟開毛巾走到她麵前。

“做什麼?”孟盛楠仰頭。

池錚將她的水杯接過去放身後桌子上,然後勾起她的下巴,彎腰親了下來。屋子裡暖氣岑岑,操男秀女**,一點就著。燈還亮著,昏昏暗暗。他推她到床上,俯身至她耳側,聲音低啞誘惑。

“做你。”

孟盛楠被他捏的渾身酥軟,迷離著眼看他在她身上起起伏伏。男人的汗滴在她身上,順著胸脯往下流。燈光下,他抵在她最柔軟的地方做著最親密的事。

他屬於她一個人。

“池錚。”

“嗯。”

男人還在賣力挺進,孟盛楠忍不住囈語出聲。

“我有件事兒一直想問你。”

“明天再說。”

他正癡迷於她的柔軟,孟盛楠聲音難得認真。

“就現在。”

池錚身下正難受,雙手撐在她身體兩側,屏氣低頭看她。孟盛楠抱著他脖子的手下意識的在他腦後畫著圈,眼眸清亮,池錚喉頭動了動,艱難的‘嗯’了聲。

“如果我不是舒遠,隻是孟盛楠呢?”

聞言,池錚眉頭緊皺,他盯著她緋紅的臉頰,呼吸粗重。孟盛楠等著他的答案,池錚的眉頭卻遲遲不見鬆開。女人有一點心慌,池錚深吸了一口氣,“孟盛楠。”

“嗯。”

“我現在有點忍不了了。”

她還冇細想他的話,身下突然狠狠一撐,他的堅硬就鑽了進來。孟盛楠被他突如其來的衝撞折騰的說不出話來,連喘氣都冇了勁兒。迷迷糊糊之間,聽到他趴在她耳邊低說。

“老子什麼都知道。”

白月光灑下來,床鋪熠熠生輝。

江城年味濃,風俗幾百載。老人常談二十三灶王爺上天,盛典信這個,大中午的在廚房安頓灶神。戚喬過來串門,和小杭在客廳擺火車。孟盛楠早上起來陪池錚賴了會床,這時候剛到家。

她回到房裡,戚喬笑眯眯的跟了進來。

“回來這麼早啊?”

孟盛楠白了一眼過去,戚喬樂了,湊到她跟前瞅,孟盛楠側身躲開。

“乾嘛?”

“找吻痕呀。”

孟盛楠:“……”

戚喬笑,“我說你們倆這都好了半年有了吧,想過結婚麼?”

這個詞讓孟盛楠愣了一下,她搖頭。

“冇。”

戚喬無語,“你早出晚不歸的阿姨都不說你,擺明瞭是等著這事兒呢你不明白麼?”

“不明白。”

從小到大,作為母親,盛典從不乾涉她外出自由。

戚喬歎氣,“果然,漂亮的姑娘都不聰明。”

孟盛楠:“謝謝你誇我漂亮。”

戚喬:“……”

女人說著突然跳起來,跑下樓從自個包裡翻出本雜誌又跑上來,丟給她懷裡。孟盛楠看了眼封麵,不明所以。

“你買的?”是人間百味。

戚喬‘啊’了下,“今早路過郵亭看見的,這周新出的,順便給你買了。”

孟盛楠翻了幾下。

“姐善解人意吧?”

孟盛楠漫不經心的應聲,手指卡在其中一頁頓住。作者像是洞明世事一般,寫‘本就是匆匆過客,又何必耿耿於懷’。她細細咀嚼了幾分,去看左上角,作者是江郎才儘。

已許久未見他發表文字。

她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周寧峙問他們有生之年想要什麼,張一延鼓著臉頰想了半天要功成名就。後來就剩下他一個人冇開口,大夥逼問,這貨戲說:“寫一個故事,看哭所有人。”

肩膀被戚喬拍了下。

“想什麼呢你?”

孟盛楠胸口悶悶的,慢慢合上書,搖頭。

時間指向十一點,客廳裡孟津的廣播在報時,盛典叫她倆下樓吃飯。不知怎麼的,孟盛楠突然想給江縉打個電話。她撥了兩次都是暫停服務,又給池錚撥,男人沉默了幾秒,說我試試。

一直到飯點過後,她電話響了。

江縉在電話那邊笑,“還冇三十兒呢,就給哥拜年?”

孟盛楠靠在房間的書桌前,正看外邊。

“你換號了?”

“這兩天在外頭,臨時的。”

孟盛楠‘哦’了聲,“我在百味上看到你的文章了。”

“被哥的文采嚇著了?”

孟盛楠失笑,聊了幾句閒話,江縉提起池錚。

“那小子的網站你上去看了麼?”

“冇,怎麼了?”他的工作她從不問。

江縉說:“最近有個帖子置頂三天了,挺有意思,閒了上去瞅瞅。”

孟盛楠說好,掛了電話。

太陽照耀大地,天還是刺骨的冷。江縉揹著手正沿著墓園往裡走,身影拉的很長很長。小路不時有人經過,麵容凝重。男人往前慢走,身後有人拍他。他轉頭,是剛剛門口賣墓地的跟了上來。

那人不捨得放棄一單生意。

“不是兄弟,你剛問了到底買不買?”

江縉想了下,“買。”

“爽快,多大平的要,給誰看呀,老爺子還是老太太?”

有一束光突然投射在男人身上,江縉眯著眼睛去找光,風吹起地上的落葉。

“是我,我看。”他笑著說。

陽光四散,落葉分離。

那天的雲朵出奇的白,天像是洗過一樣的乾淨。孟盛楠坐到電腦跟前上SUN,註冊。剛登陸進去就看見江縉說的那條帖子,樓主發問:“誰知道社交平台為什麼取名SUN?”

她往下翻。

有一個回答獲讚無數:“太陽和舒遠。”

登錄名顯示大V號SUN創始人池錚。

孟盛楠看著看著,低頭笑了。樓下客廳盛典和戚喬在聊天,說說笑笑。她合上電腦慢慢下樓,穿著厚厚的紅色羽絨去院子裡吹風。站了有好久,頭頂已飛過三架飛機,都拉起一條長長的線劃破天際。

門外的巷子裡有人放歌。

“一開始,我以為,愛本來會很容易。所以冇有,經過允許,就把你放心底。直到後來有一天,我才發現,原來愛情不是真心就可以。”

身後戚喬腳步漸近,頭頂又一陣嗚嗚聲自遠方深處轟隆而來。

“這歌叫什麼來著?”她問。

戚喬說:“感動天感動地。”

“好老了。”

戚喬說:“是啊,初中時候很流行。”

孟盛楠抬頭看天,藍的像海洋。風抖動樹梢,吹起耳邊頭髮。她眨眨眼又看,眼睛酸酸的。二○○四年的驚鴻一瞥到現在,年華惦記著她冇辜負時光。她眨眨眼,笑。

歌聲走遠,飛機不見了。

幾天後,家裡開始慢慢置辦年貨。池錚開車過來接她,去了江城有名的古道十條街。倆人下了車,池錚拉著她手往裡走。街道邊一排排紅燈籠,兩邊擠滿人。孟盛楠指著前頭圍滿人的賣對聯的鋪子,拽他過去看。

店家寫的一手米芾體,路人拍手叫好。

“我們過年也自己寫吧。”

池錚抬眼:“你寫?”

那語氣裡充滿鄙視,孟盛楠瞪他。

“我寫。”

池錚笑了一聲。

孟盛楠不理他,又跑去彆的鋪子湊熱鬨。倆人買了一堆東西,池錚提了兩手,孟盛楠想起什麼又‘啊’了聲。

“還冇買雞呢。”

池錚:“不是買肉了麼?”

“那怎麼能一樣。”孟盛楠歪頭看他,“你不知道麼?”

“什麼?”

“二十六燉鍋肉,二十七殺隻雞。”

兩邊吵吵嚷嚷,他們被推擠在人群裡。孟盛楠穿著白色羽絨,紮著馬尾,露出光潔的額頭,眼睛亮晶晶的。池錚看著她的眼睛,隻聽得到她說話。

“還有呢?”

孟盛楠掰著手指細數。

“二十八把麵發,二十九貼道友,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街上走。”

池錚笑,“搞文學的就是懂得多。”

孟盛楠斜了他一眼。

“小學語文書上就背過的,你不知道麼?”

池錚:“……”

孟盛楠笑看了他一眼,往前走去。池錚目光落在她的背影上,看了一會兒笑著跟上前去。那條街一道連著一道,好像走不完似的。轉回到車前的時候,孟盛楠累的直喘。

“去年和我媽轉冇這麼累呀。”

池錚將東西全塞到後備箱,悠悠開口。

“今年肯定不一樣。”

孟盛楠看他:“為什麼?”

“我又不是你媽。”

孟盛楠:“……”

後來倆人回了他家吃晚飯,陳思精神好的不得了,飯後拉著倆人打牌,幾乎把把都贏。她贏得冇了意思,又拉孟盛楠聊閒天。池錚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一個台換一個台。

聊到天黑月起,陳思纔回房。

孟盛楠掃了一眼客廳,池錚不知什麼時候已不見人。她往院子裡看了看,又跑去樓上他房裡。燈亮著,冇人。她正要轉身,餘光落到桌上一角,鬼使神差的走了過去。

她翻開看扉頁。

那句‘願你笑時,風華正茂’和‘舒遠’這個名字直晃眼睛。不覺得,已近十年。身後腳步很輕,池錚慢慢靠近,孟盛楠回頭看他,笑著搖了搖書。

“知道我為什麼送你沉思錄麼?”

池錚搖頭。

孟盛楠笑,“老師有次講張學友,說她和丈夫的定情信物就是這本書。不過那時候我不知道你就是陳老師的兒子,現在想起來真挺湊巧。”

池錚笑了下。

“還有件事兒一直冇告訴你。”

“什麼?”

孟盛楠呼吸了下,說:“我辭職了。”

“改新聞?”

“嗯。”孟盛楠點頭,“年後打算考江城電視台。”

池錚沉吟了下,“準了。”

孟盛楠無聲彎唇,偏頭笑。隻是這笑還未及三秒,她突然胃裡翻滾,一陣乾嘔。池錚皺眉以為是她胃病又犯,去樓下拿陳思的胃藥。折騰了好一會兒,她才舒服了。

說起來倒也奇怪,那種不適一直持續到二十九。

孟盛楠莫名的意識到什麼,下午一個人去了藥店。她一路上憂心忡忡,回到家立刻去了衛生間。那天她前腳剛進門,池錚後腳就跟了來。盛典說在二樓,他找人不見。

隔壁衛生間傳來響動。

池錚皺眉,正要敲門,一轉念直接握上門把手推開。他突然出現,孟盛楠嚇了一跳,手上的東西直直的掉在地上。她彎腰去撿,池錚先了她一步。

驗孕棒兩條紅線。

孟盛楠不知所措,眼眶紅了。池錚盯著手裡的物件看了半響,拇指摩挲著,募得低聲笑了。

“你還笑?”

池錚笑的更大,“這回我真做老子了。”

外頭突然雪花飄落。

孟盛楠冇指望有多轟轟烈烈的求婚,就是現在這樣平平淡淡的在大年三十兒領個證已足夠圓滿。兩家老人笑開了懷,說年後再去醫院細查。不管怎麼講,這無疑是二○一三新年裡最雙喜臨門的事情了。

那晚,春節晚會舉國歡騰。

兩家人都待在孟家過新年,陳思和盛典像是有說不完的話嘮。雪花粘了一窗戶,屋裡暖的像春天。孟杭問孟津電視裡那首歌叫什麼,孟津說難忘今宵。

小房間裡,點著茉莉香。

她趴在他懷裡,池錚小心翼翼的將手覆在她肚子上,男人聲音疑惑,“怎麼什麼動靜都冇有?”

孟盛楠笑,“剛有哪來的動靜啊。”

池錚皺眉。

“再說了,萬一驗孕棒不準怎麼辦?”

池錚‘嗯’了聲,又欠欠的笑。

“那冇事兒,反正已經結婚了。”

孟盛楠無聲笑。

過了會兒,雪花漸大,香氣滿屋。孟盛楠仰頭看他,男人微抿著唇,脖頸耿直,眼裡溫柔像是有光。

“我想寫本書,名字都起好了。”

池錚垂眼問什麼。

“全家福。”她慢慢笑說。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