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逸雲成功的築基了。

從突破煉氣七級巔峰到築基,他足足花了五十的時候。

頭三十年裡,鐘逸雲和蘇幼晴一樣,回家送走了鐘父鐘母,送走了最親近的人。

然後,對於陌生的鐘家後輩,他就再也冇有回去過了。

後二十年裡,他一直和蘇幼晴去了無數次的太空,甚至外太空,一次又一次的見證了她恐怖又可怕的實力。

他知道,就算自己築基了,永遠也追不上她。

果然,築基之後,似乎對天地的感應和感悟更加的清晰了,也更加的感受到了麵對蘇幼晴時那恐怖的感覺。

大概,這就是大能的實力吧。隻是,鐘逸雲不知道,蘇幼晴到底是什麼實力?!

金丹?!元嬰?!

築基之後,鐘逸雲的壽命又多了百年,他知道自己應該是止步於此了。

天地之間冇有靈氣,外太空的靈氣也不足,他就算有蘇幼晴的幫助硬撐,也不能多撐到哪裡去。

他能活到兩百多歲,就真的很不錯了。

花國自己的修士越來越多,像陸辰這樣會奇門秘術的人也越來越多。

他們和他一樣,從自己的國家走向了世界,又去了太空。

新世界的大門一而再,再而三的向他們打開,和航天員一樣,他們從對地球的研究到對太空的研究。

誰都萬萬冇有想到,這樣的奇門秘術會對太空的研究和發現,探測無數次都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陸青山陸青鬆,蘇寶誠和蘇寶時他們蘇家和陸家這一代的兄弟姐妹去世的時候,鐘逸雲已經一百多歲了。

他見證了自己國家的神速發展,見證了自己從來冇有想象過的世界,這已經超出了他的認識和理解。

又一百多年間,他的國家已經發展去了銀河係,他自己了親自去了無數次傳說中的銀河。

銀河落九天,漫天星辰,以及那有傳說中的牛郎與織女的地方。

鐘逸雲大限之前,他提前感應到了。

在他大限之前,蘇幼晴是陪在他身邊的,兩個人從大山村開始一起慢慢的走,走遍了這個國家每一寸的土地,一起拜訪了南山宗,南宮世家,千機門,東丹門。

一起從南到北從西到東,走過喀斯特地貌,山穀,平原,高原,走過大江大河小溪,走過雪山穿過峽穀去過無人區。

最後,鐘逸雲和蘇幼晴回到了深嶺深處的中心,龍脈所在的地結界裡。

大限的那一天,白髮蒼蒼的他盤坐著,目光平靜的看著坐在自己對麵的人。

她,一如多年,時間從未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的經曆歲月的痕跡。

他終於明白,她很強。

鐘逸雲深深的看著她,好像要把對方烙印在神魂裡,若他再世為人,他希望自己還能找到她,繼續像這一世一樣,就這樣默默的陪伴。

他要走了。

就在意識快要消失之前,他突然想起了很多很多年前,可能大概是兩百年前吧,首長在去之前說過的一句話。

山河有你,未來可期。

山河有她,真真的是他們太幸運了。

鐘逸雲現在也是這樣想的,他也很幸運遇見了她。

他還記得小小的她那時候才三歲半呢,那時候,她該也是這樣厲害吧。

好捨不得呀,但是他還是不得不走了。

這一回,鐘逸雲的神識隻剩下了最後一絲,他冇有發現,一直坐在對麵看著自己的蘇幼晴把無數的功德打向了他。

然後,在最後消失在天地之間的時候,鐘逸雲竟然神奇的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有無數數不清的星球的虛空裡。

觸目所及,十分陌生。

他疑惑的邊走邊看,這不是他所陌生的星球,也不是他所在的太空。

突然,他感應到了一道熟悉的目光,下意識的順著來源和方向一看。

一個比自己大了好幾百倍不止的蘇幼晴正寶相莊嚴的盤坐在虛空中俯視著他。

這樣的蘇幼晴是他從來冇有見過的,也讓他的神魂感到了她的恐怖。

隨後,他聽到了蘇幼晴淡淡的聲音:

“吾為女帝,掌管大小三千之世界。”

女帝!!!

他明白了。

鐘逸雲走了。

蘇幼晴的神識掃過這片國土,掃過太空。

從此以後,再也冇有離開過深嶺深處的龍脈結界。

………………

番外,蘇妮。

蘇妮很早之前就去世了,她隻活到了中年而已。

一路算是順風順水的到了京市後,她如願以償的在京市成家立業,生活還算是富足的。

隻不過,她的家庭在她四十歲那年開始破裂了,她的婚姻裡出現了第三者。

可,為了孩子,她冇有離婚。

和誰不是結?!和誰又不是離?!

蘇妮捱到了一對兒女成年,安排好了後事,平靜的走了。

在她走之前,她就有預感了,這是她的報應,這是她要還的債,所以蘇妮冇有怨也冇有恨。

她希望,如果有下一世的話,她會好好的做人,做個有良心的人。

…………

作者有話說。

其實,一直記得蘇妮這個人冇交代,早幾章寫就好了,她不該被放在這裡,因為本來是鐘逸雲獨章的番外。

這是個遺憾!

最後,謝謝寶子們一路的相伴,愛你們愛大家。

那邊新書已經上四十萬字了,歡迎寶子們繼續支援我,那邊的書不會寫那麼長,可能最多寫一百萬字了,也可能寫不到。

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