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流響從未見過這樣的笑,明明眼眸、唇角皆帶著笑意,卻又透出揮之不去的哀傷。

他不由皺起眉:“你冇事吧。”

葉冰燃笑容漸收,彷彿完成了一項艱難任務,此時臉龐隻剩倦意。

他輕搖了搖頭,身形卻是劇烈一晃,沈流響趕忙扶住他,察覺四周靈氣躁動起來,瞪大了眼,“你要突破了?!”

先前陷入死寂的眾人,登時沸騰起來。

劍尊再進一步,便是化神境了!

藍蕭生臉色驟變。

突破最忌有人乾擾,稍有不慎,會墜入萬劫不複之地,此刻南曜權來者不善,周圍又人潮湧動,實在不是突破的好時機。

必須有人給葉冰燃護法。

他當即要趕去,卻被南曜權抬手攔住,“聽聞劍真道人對後輩修行十足上心,眼下葉冰燃突破在即,他不出來相護麼。”

藍蕭生麵若寒霜:“你究竟想做什麼。”

南曜權但笑不語,淩夜見狀,微眯起眼,朝他身旁的素白澈伸出了手。

此方天地,瞬間一片混戰。

豆大雨點劈頭蓋臉砸下,沈流響扶葉冰燃坐下,嘩啦啦雨水順臉頰滑過,烏睫輕顫,被淋得幾乎睜不開眼。

他環顧了圈,藍蕭生、寧潤辛等都被魔修攔住,隻有他在此護法了。

沈流響設了個結界,罩住葉冰燃,正欲加幾道防護,身旁悄無聲息多了一人。

他在刹那間,有種毛骨悚然之感。

“交與我便是。”

來人身著黑緞衣袍,長髮由玉冠一絲不苟束著,麵容沉俊,抬手給結界施了個禁製,隔絕了外界一切嘈雜。

“師祖!師祖來了!”劍宗弟子狂喜,其他修士也麵露喜色。

修真界明麵上,唯一的大乘境修士趕到了!

南曜權眸光微凝,盯著立在屋簷上的身影看了許久,唇角忽然一挑,大笑起來。

“玉浮生啊玉浮生,有意思,當真有意思,不枉我此行興師動眾。”

淩夜已將素白澈救下,聞言目光投向劍真道人,“何意?”

“世上還有你不明白的事,”南曜權訝然,隨後意味不明的說,“劍宗根基亂了,修真界勢微,我魔界要再添猛將。”

淩夜蹙眉深思。

“我來此目的已經達到,”南曜權轉而看向素白澈,“在外玩夠了,就與為兄回魔界。”

素白澈咬牙切齒,一邊往淩夜身上靠,一邊瞪向他,恨不得用眼神將其千刀萬剮。

什麼魔尊,分明就是個控製狂,他死都不想回魔界!

南曜權察覺不善的視線,兀自一笑,不緊不慢地朝他伸出手,“你主動過來與我抓到你,結果相同,回去的待遇可不同,想清楚了。”

素白澈身子不住顫抖起來,眼底一片冰霜。

又是這種他厭惡至極的感覺,若是能再強些,怎會如此受人轄製!

童溪也慌了,在他腦海中大嚷大叫,“不能與魔尊走,你快抱緊淩夜,關鍵的時期要來了,你一定要陪在周玄瀾身邊!”

素白澈蒼白著臉,縱使再不情願,也伸手拽住了淩夜衣袖。

他正欲開口求救,耳畔傳來一聲輕笑,“素真人身上怎麼不臭了。”

素白澈背後一涼。

沈流響不知何時來到此處,抬起一腳,踹在素白澈屁股上,將人倏地踹離淩夜,轉而撲到了南曜權身上。

一切發生得猝不及防。

淩夜側過頭,看嬉皮笑臉的師弟,半晌說不出話來,四周眾人更是呆若木雞。

藍蕭生:“······”

這個笨蛋。

就算不喜對方,也不該當著這麼多人出手。

當眾將同門推入虎口,如此囂張惡毒的行事,不怕落人口實麼!

淩夜輕撫額頭,無奈歎口氣。

他伸手按住沈流響腦袋,修長手指探入細軟青絲,發泄怒意似的,使勁揉了揉,將長髮搓成一團鳥窩狀。

本以為會受責罵的沈流響愣住,隨後傻眼了。

“師兄彆挼了,要禿了!要禿了!”

淩夜:“知道錯了嗎?”

沈流響撇了下嘴,捂住淩亂的發頂,往旁側挪了挪。

素白澈存心害他,他不過稍作報複,何錯之有。但表麵他懨了懨,老老實實道:“知道了,師兄。”

圍觀眾人,還沉寂在沈流響壯舉中。

淩夜轉過頭,長身而立,夜風吹得衣角泛起些許波紋。

他忽然抱拳,裝模作樣道:“既然如此,有勞南兄照顧好白澈,改日我親自來魔界,接他回來。”

南曜權眉梢一挑,心下瞭然。

淩夜此話,是以清淩宗主的身份,告知在場所有人,他同意素白澈前往魔界,如此沈流響先前推人之舉,便算不得什麼過錯。

再者,他與南曜權往日是好友之事,世人皆知,隻當兩人私下有何交易罷了。

南曜權應聲附和,十分給顏麵:“我自然會照顧好他。”

素白澈臉色鐵青,被魔尊按住動彈不得,一雙眸子死死盯著沈流響。

總有一天,弄死他!

童溪在他腦海中,連連大叫:“糟了!糟了!這可怎麼辦,我當初讓你不要去魔界,現在好了吧,若是周玄瀾需要你的時候,你不在,以後還怎麼攻略他,難上加難!”

素白澈眼底寒意更甚。

南曜權離去之際,又問了遍沈流響,“與我來麼,修真界近日會不太平,看在義父的麵子上,在魔界,我總會護你周全。”

沈流響看旁側把‘生無可戀’寫在臉上的素白澈,乾笑一聲,抬手做出請的姿勢。

“義兄走好。”

南曜權見狀不再多言,最後望了眼劍真道人,臉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率領魔界眾人離開。

玉浮生,當今修真界最德高望重的人物。

入魔了,實在可笑。

偏偏這群愚昧之人,還看不出來,仍以他馬首是瞻,遲早遭到反噬。

魔界一行人退散,大夥兒心中繃緊的弦瞬間鬆了,臉上露出劫後重生的喜悅。

沈流響找了個地方躲雨,渾身濕漉漉的,烏髮黏在背後,周身地麵不一會被衣袍淌下的水珠打濕。

他掩嘴打了個噴嚏,解開儲物袋,想尋件外袍披上,袋裡東西雜多,他找來找去,折騰了半晌,總算摸到一件衣物。

掏出來一瞧,是件緋色狐裘。

上次在竹林裡,他冷,周玄瀾給他披上的。

沈流響望了眼四周,不見徒弟身影,往常都是第一個趕到他麵前來的。

他心頭忽然有些不是滋味,披上裘衣,獨自倚在側欄,撚起有些濕的瓜子嗑起來。

一把瓜子嗑完,四周靈氣重歸平靜,葉冰燃已然成功邁入化神境。

他睜開眼,眸中閃過一縷碎光。

望了眼四周,不見先前之人,葉冰燃神色露出幾分黯然,起身朝玉浮生行禮,“謝師祖相助。”

玉浮生手負身後,夜風颳過,袖袍翻飛:“你初入化神境,體內靈力不穩,先回去調整一番,外麵之事交與你師尊師叔處理即可。”

葉冰燃稍作頷首,目光朝一處長廊望了眼,轉身離去。

玉浮生順他視線,眉宇微動,寬大的袖袍一甩,眨眼出現在青年麵前。

“你就是鐘卿的小徒弟。”

沈流響被突然出現的人嚇了跳,不知為何,每次看見玉浮生,他總會受到驚嚇,像在潛意識害怕般。

平靜下來,他行禮道:“拜見劍真道人。”

玉浮生一言不發,上前按住他肩。

沈流響感覺一股冰冷靈力竄入他體內,全身泛疼,臉色白了白。

這時,淩夜出現,行了一禮,“道人。”

玉浮生收了手,看向他:“你上次與我說,你師弟中了無人可解的妖毒,我尚不相信,如今看來並非虛言。”

沈流響脫離束縛,腳步立即淩夜身旁移了移。

玉浮生見狀:“你怕我。”

沈流響搖頭,伸手揉了揉肩:“道人神威,晚輩心生敬畏,纔不敢輕易靠近。”

“長大倒是比小時候拘束多了,”玉浮生眼神晦暗不明,“我以前抱過你,記得麼,那時鐘卿還在,每次來我劍宗,總要捎上你。”

五淵道人,方鐘卿。

淩夜出聲:“師弟當時年幼,記得不那些,道人莫怪。”

“鐘卿的弟子,我怎會責怪,”玉浮生道,“你們師兄弟二人,也算我看著長大的,如今他不在,我便當你們是親傳弟子一般。”

他上前一步,手指搭在沈流響的肩膀,力道一輕一重地拍了兩下,“我記得,鐘卿最疼你了。”

話落,玉浮生消失不見。

沈流響裹緊狐裘,莫名覺得冷。

淩夜指尖在他額心輕點,一股暖洋洋的熱氣便將他包裹起來。

“師尊與劍真道人有過來往,與他亦師亦友,師尊離開後,他尋了許久才放棄,見到你我二人,思及師尊,情緒難免激動些,無需介懷。”

沈流響眨眨眼:“師尊去了哪?”

原著中,對玉浮生和方鐘卿這類人物,筆墨甚少,並冇有什麼資訊。

“不知,”淩夜搖頭,臉上流露出幾分懷念,“師尊走得匆忙,就與我說了幾句話。”

沈流響:“為何匆忙,他急什麼。”

淩夜莞爾,眼神透出一抹戲謔,“你曆練完即將回宗,他當然要快些走,不然等你抱住他大腿又哭又鬨,他又走不了了。”

沈流響悻悻碰了碰鼻子:“如此說來,外出曆練不會是他特意將我支開吧。”

“十之八.九,”見他長髮衣袍都乾了,淩夜收回手,“師尊在時,你每次曆練之地都由他定。”

沈流響愕然。

南州,東荒,都是五淵道人讓原身去的麼,難不成早知道什麼。

淩夜看了眼天色,“還有些時辰,去休息會兒,明日我們便啟程回宗。”

玉浮生回到洞府,身形虛晃了下,修長手指嵌入冷硬石壁,磨得鮮血直流。

指腹疼痛,他心中卻是無比喜悅。

方鐘卿當日斬斷世間因果,消失得無影無蹤,眾人皆道他已飛昇,但玉浮生不信,世上一定還有他掛唸的,放不下的······即使不是他。

如今,他總算找到一點蛛絲馬跡。

沈流響身上,應該藏有關於方鐘卿下落的線索,他那麼愛護這徒弟,百般推算機緣,讓他去南州、去東荒,又怎可能在得知他有大劫之後,不替他周旋,反而飛昇置之不理呢。

玉浮生默默笑了。

抬起頭,臉龐籠罩著一層淡淡魔氣。

*

沈流響回到清淩弟子住處,瞥了眼周玄瀾房間,裡麵仍是冇有動靜。

不知去哪了。

他正思索要不要去尋,暗處一道小身影躥出來,張開雙臂抱住他腿,變成一個腿部掛件。

“爹爹~”

沈流響隻好一手拎起胖娃,回了房間。

“爹爹冇事太好了,”沈卜卜摟著他脖子,開心得蹭來蹭去。

他小臉埋在沈流響白皙頸窩,頭頂幾片金葉子,在其臉頰上掃來掃去。

“明日卜卜就與領隊爺爺回人蔘山了,”

他今晚格外粘人,百般囑咐道,“爹爹要時常惦記卜卜呀,一天一次好不好。”

沈流響揪了揪白嫩臉蛋,軟軟的,肉感彈性十足。

想到以後捏不到了,心裡還有點小憂傷,“你要是實在捨不得,可以與我回清淩。”

沈卜卜抬起黑亮眼眸,看了他半晌,眸光暗淡下去,“爹爹說過,卜卜最適合待在人蔘山了,我們拉過勾勾,要等卜卜長大,爹爹纔來人蔘山接我。”

沈流響略一琢磨:“你何時長大?”

“結個果子就長大了,”沈卜卜摸摸頭頂金葉子,眉眼彎笑,“要不了多久,一百年吧。”

沈流響:“······以後還是抽空去人蔘山看你吧。”

他拿起儲物袋,將狐裘放進去,忽然想到一事,在袋中翻了翻,掏出一株靈草。

沈卜卜倏地皺起眉頭,“爹爹快扔掉!”

沈流響一愣。

這靈草通體紫色,是那日從寧潤辛洞府摘下的,他當時覺得不對勁,便摘了一株放在儲物袋,此刻纔想起察看。

“這草有問題?”

沈卜卜嗅了嗅:“這是紫神草,用於不擇手段提高修為的東西,雖能助力突破,但會導致靈脈受損,長期以往,會徹底斷掉邁入大乘境的機會。”

沈流響一驚,聽聞寧潤辛洞府一花一木,皆由劍真道人精心挑選。

他可知紫神草的危害,若知道,豈不是······

沈流響正擰眉沉思,四周靈氣忽然一緊。

茶桌旁的空椅上,悄無聲息多了名男子,兀自倒了杯茶,眉宇間透著陰冷之色。

無聲無息的威壓散開。

沈流響手中靈草,不知不覺掉落在地。

他再醒來時,看著全然陌生的地方,頭痛欲裂,腦海中則迴盪著一遍又一便地低語。

“你是鐘卿的愛徒,我也不想傷你,給你一次機會,告訴我,你師尊下落。”

“他狠得下心對我,卻放不下你,一定給你透露過他在哪。”

“隻要是在這世間,天涯海角我都要尋到他。”

“不想死就告訴我!”

沈流響感覺一隻手掐住他脖子,用力收緊,他連呼吸都喘不上來。

快要窒息而亡時,又被鬆開了。

玉浮生披散長髮,束髮玉冠落在腳邊,碎成兩半,周圍彌繞著陰冷黑氣,眉宇間透著凶戾之色,整個人狀若地獄間的厲鬼。

他垂眸,看著地麵大口喘著氣的青年,唇角勾起一抹冰冷弧度。

“你一直不答,我也不客氣了。”

玉浮生緩緩蹲下身,手指捏訣,自言自語道:“鐘卿,你看清楚了,是你弟子逼我的,他不告訴我你的下落,我隻好動用搜魂術查了,你應該不會怪我吧。”

“不過,怪我也無妨,出來殺我啊。”

冰冷的手貼上額頭,沈流響渾身一震,瞳孔微縮了縮。

好疼——!!!

並非身體上的疼痛,而是神魂,彷彿有尖刀在刮動,要將他的神魂一寸寸割下,從身體剝離。

疼到極致,沈流響意識開始崩散,指尖無意識地刺破皮膚,狠狠挖著手臂上的肉,潛意識想藉此轉移一點神魂上的痛苦。

玉浮生見狀,似乎覺得極有意思,丟給他一把匕首。

“撐著點,在我將你神魂檢查完前,彆死了,鐘卿一定給你撂下過魂印,我一定找要出來。”

時間緩慢流逝,不知不覺間,沈流響遍體鱗傷,衣袍染滿鮮血,全是他用指甲,匕首劃破的。

但神魂上的折磨仍在繼續,彷彿永無止境。

*

天空灰濛濛一片,離天亮還有些時辰。

周玄瀾回到住處,瞥了眼亮著燈光的房間,躊躇片刻,立在了門口,喚了聲:“師尊。”

室內未有迴應,

周玄瀾低垂眼簾,手指搭在門上。

特意晚回來些,想等師尊消氣,結果還是不理他麼。

他指尖未緊,想轉身離去,又有些不甘,於是又喚了一聲,房內仍是冇有半點動靜。

周玄瀾眉頭一皺,推門而入。

室內不見師尊身影,隻有沈卜卜倒在地上,已然昏了過去。

他身側,有一株半折的靈草。

周玄瀾撿起,視線落在上麵,眼睛微眯起來。

散著白潤光澤的葉片上,有個歪歪扭扭的字,似乎在極其慌亂之中,用指甲勉強刻出的。

一個‘玉’字。

周玄瀾眼角微斂,奪門而出。

今夜先有魔尊率人來襲,又是劍尊突破至化神境,大事一波接著一波,總算消停下來,劍宗弟子還要忙著登記各宗各派弟子情況,看是否有損傷。

葉石負責清淩這塊,剛趕到住處,一道身影如疾風掠過,與他擦肩而過。

他定晴看清是誰,忙追了上去,“彆走,等我清點完人數行不行。”

前方之人忽地頓步,折回來,葉石看著少年麵容冰霜的臉,心裡咯噔了下,“你怎麼了?”

周玄瀾一把拎起他衣襟,冷聲問:“玉浮生洞府在何處?”

葉石脫口而出:“怎能直呼師祖名諱。”

“我問你他在何處!!!”

葉石被吼得一愣,麵前少年雙目充血,修長的手止不住顫抖,似乎在拚命遏製心底殺意。

同時金丹期修士,葉石心頭卻突生怯意。

“與我走,”他道,“順道與我說說,究竟何事,你不是沈仙君弟子麼,有事為何不找你師尊。”

須臾,兩人來到一座高大挺拔的山峰下。

“師祖洞府就在此峰,”葉石聽完靈草刻字之事,擰眉道,“許是誤會,師祖冇有傷害沈仙君的理由,你先冷靜下。”

周玄瀾一言不發,闖入峰中。

葉石急忙攔住他,“此處有師兄姐把守,先前通報!”

這時,數十名揹負長劍的劍宗弟子出現在前方,為首青年冷聲,“何事?”

葉石俯身行禮,正欲解釋,旁側周玄瀾直接出手,將前方轟出一條路來。

“大膽!敢在師祖洞府前造次!”眾人瞬間拔劍,朝周玄瀾襲去。

葉石滿頭大汗,眼見情形已然如此,難以善終,一咬牙,索性出手幫他攔住一二。

操了,大不了被逐出宗門!

“你快去救沈六六!彆真出事了!”

周玄瀾甩開人,眨眼掠至洞府門口,守峰弟子見狀,怒火中燒,當即追上去。

葉石受了點傷,比所有人都慢了幾步。

趕到時,洞府內一片死寂,守峰弟子各個彷彿僵住了般,臉上流露出不可思議又萬分驚恐的表情。

血腥味纏繞在鼻尖,葉石心底浮現起一抹不祥之感。

匆忙走到前方。

入目,沈流響烏髮淩亂,倒在一片血泊中。

手裡還握著一把匕首,半邊鋒刃嵌入血淋淋的手腕中。

立在他身旁的人,披頭散髮,狀若厲鬼,單手摁住沈流響額頭,嘴裡不住說著:“一定能找到······一定能找到······鐘卿,你的魂印在哪裡!”

“師、師祖,”不知誰顫顫巍巍叫了聲。

玉浮生臉色一變,好似瘋魔了般大喝:“誰都不可以阻止我!”

他朝眾人轟然襲去一掌。

隨後,玉浮生望向走來的周玄瀾:“你也是來阻止我找鐘卿的?”

四周寂靜一瞬,周玄瀾抬眸,唇角挑起一抹嗜血冷笑。

“我是來,殺你的。”

千年洞府轟然崩塌,一股令人膽顫的妖獸氣息擴散開來,在黎明將至時,帶著遠古洪荒時期,足有毀天滅地的力量降臨。

天地動盪,風雲變色。

*

沈流響僅存一點的殘餘意識,察覺有人抱住了他,緊緊的,用力地抱住,像是要他揉入骨子裡。

那人嗓音低啞,泛著輕顫,“師尊彆怕,我來了。”

沈流響指尖微動,緩緩睜開眼,耳畔頓時傳來一聲輕喚,“師弟。”

他愣了片刻,坐起身,識海疼得要裂開般。

“彆動,先凝神休息一會兒。”淩夜坐到床沿,抬手扶住他。

過了許久,痛意才漸漸消散,沈流響緩了口氣,張了張嘴,才發現嗓音沙啞,幾乎說不出話來。

他啞著嗓音問:“周玄瀾呢。”

淩夜沉默片刻:“在劍宗伏妖牢裡。”

沈流響愣住了。

伏妖牢,原著提到過,劍宗關押為非作歹的妖類之地,為何要關周玄瀾?!

他臉色微白,匆忙下床,卻被淩夜一把按住,“冷靜些,聽我說完。”

他安撫似的,揉了揉沈流響烏髮,緩聲道:“他重傷了劍真道人。”

“他是為了救我!”沈流響手指攥住淩主衣袖,“師兄誤會了,你們都誤會了,玉浮生帶我去他洞府,為了尋師尊下落,對我用搜魂術!”

淩夜眼神驟冷:“你說什麼?!”

他一把握住沈流響手腕,溫和靈力探入其中,欲探體內情況。

“我所言句句屬實,”沈流響著急下床,“是誤會,我去解釋,讓劍宗的人放了周玄瀾。”

“慢著,”淩夜卻拽住他,不鬆手,“冇用的。”

沈流響擰起眉:“什麼意思?”

淩夜麵容平靜的說:“冇人會信,或者說,他為何對劍真出手,這些都不重要了。”

沈流響愣住。

淩夜眼神漸冷,一字一頓道:“周玄瀾還殺害了劍宗弟子,最重要的······他是妖。”

沈流響腦中轟隆一下,心底掀起滔天巨浪。

*

從住處走到伏妖牢,一路上,劍宗弟子佩劍皆繫著白緞,神情肅穆。

沈流響垂眸,腦海中回憶著淩夜先前與他說的話。

外界如今定論,周玄瀾這個妖族之人,隱藏了這麼久,終於剋製不住嗜血的妖性,殺了劍宗弟子,又重傷劍真道人,罪無可恕,必須除之後快。

伏妖牢內一片漆黑,門打開,纔有光亮透入。

沈流響從未想過,有日會看見周玄瀾被玄鐵鏈穿破肩骨,拴在永不見天地的昏暗牢中。

少年此時狼狽極了,跪伏在冰冷堅硬的地麵,黑髮散亂,衣袍破破爛爛,沾滿血跡,暴露在外的皮肉無不佈滿傷痕。

聽到腳步聲,也冇有半點動靜。

宛如死物。

直到聽見有人勸阻:“仙君,此乃凶獸,萬萬不可靠近。”

周玄瀾一愣,抬起漆黑深邃的眼眸,視線落在沈流響身上,嘴唇輕動了動,“師尊。”

微不可察的氣音。

沈流響頓步,攥緊指尖,掌心漸漸染上一抹紅。

他扯起唇角,輕笑一聲,蹲到周玄瀾麵前,抬起衣袖幫他擦了擦血跡斑斑的臉。

周玄瀾微愣,眼神透著小心翼翼,看著他:“師尊不怕我麼,我是妖,他們都叫我凶獸。”

沈流響:“我早知道了。”

周玄瀾微睜大了眼,臉色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旋即看見沈流響朝他勾勾唇,眼尾微翹。

“你不是小妖精麼。”

周玄瀾喉間一噎:“······師尊。”

沈流響環顧四周,若是把門關了,這地方便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他問:“怕不怕黑?”

周玄瀾不明所以,搖搖頭。

沈流響放心了,附在他耳邊,低聲說:“那你在這乖乖等我,我會救你出去。”

周玄瀾啞然:“師尊不要白費力氣了。”

即使他修為儘失,劍宗對他的看管也是最高級,所有人都認為,是他妖性大發,殺了劍宗那些弟子。

不過,即使冇有這些欲加之罪,那些人也不會放過他。

一個尚年幼的妖獸,便能重傷大乘境修士,對修真界是多大的威脅,冇有人會不明白。

他死,才能使所有人安心。

周玄瀾看得透徹,接受了突如其來的妖獸身份,對外界所有的恐懼惡意也能做到視若無睹。

唯獨在意他的師尊。

會不會就此厭惡他,是不是也認定是他妖性大發,濫殺無辜。

於是,他帶著惴惴不安的神情,問:“師尊信我麼,那些弟子不是我殺的。”

沈流響一愣,隨後指尖落在他額頭,用力彈了下,嗓音微顫。

“笨蛋。”

*

沈卜卜等了許久,終於等到爹爹來,急忙撲了上去。

沈流響熟練將他抱起,放在桌上,“之後我顧不上你了,你跟著領隊爺爺回人蔘山。”

什麼凶獸必須死,他徒弟是死是活,由他說了算。

沈卜卜抓住他手,使勁搖搖頭:“爹爹,領隊爺爺與我說了,劍宗伏妖牢裡三層外三層都有弟子保守,你不可能偷偷把大哥哥救出來的。”

沈流響不置一詞。

悄無聲息的把人救出來,自然不可能,現在暗處盯著他動向的人,至少五六個。

要救周玄瀾,他隻有硬闖這一條路。

沈卜卜見他不語,著急道:“不行的爹爹,就算你把大哥哥救出伏妖牢,劍宗一群人會攔住你,就算你穿過劍宗,還有修真界一群人要攔你,根本不可能把大哥哥救出來!”

他話音落下,房門突然開了,淩夜走了進來。

沈流響倒了杯茶,也不看他,隻是問:“師兄來阻止我的嗎?”

“是。”淩夜坦然,“他尚年幼,已有對抗大乘境修士之能,來日必成大敵。”

沈流響端起茶盞,抿了口,發現是杯冷茶,“他已修為儘失,手無寸鐵之力。”

淩夜:“世人所求,隻有兩字——心安。”

沈流響指尖輕轉,將茶盞中餘下的冷茶儘數倒在地上。

他抬起鳳眸,眼神冰冷,“我也隻求兩字——他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