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宮與清淩宗素無交集,怎會派親使前來。”

“沈仙君邁入化神境,各方都送來了賀禮,帝宮許是也有此意。”

“絕無可能,帝尊何其人物,哪會在意一個初入化神境修士,還特意派人來。”

“莫不是為了半月後的宗內大比。”

沈流響從夜明峰出來,一路聽見弟子間的攀談,他摸了摸懸掛在胸口的玉璜,這個時間點,說不定真是因為他。

小說中,帝尊對這個流落在外的子嗣態度不定。

沈流響亮出身份後,震驚三界,帝宮一群人都嚇得半死,帝宮對血脈極其看重,在宮裡的帝君和帝姬都跟稀世珍寶似的好生照顧著,突然冒出個沈流響是怎麼回事。

隨後沈流響被接回帝宮,所有人都以為要一步登天,成為下任帝宮之主的有力競爭者,誰料不足半年就被逐了出去。

他毀了帝尊的本命法器,致其受了重傷,又讓帝姬落入妖族手中生死不明,帝宮中人見他,恨不得千刀萬剮。

尤其是帝星辰,他名義上的二弟,掌管帝宮之後,第一條命令便是誅殺沈流響,讓他在三界之內無處可逃。

不過人冇殺到,陰差陽錯間將素白澈抓回帝宮。

帝星辰動了心,想舉帝宮之力和黑化後的周玄瀾搶人,結果涼透了,連帝宮這個屹立三界之上千萬年的聖地也毀於一旦。

沈流響看到帝宮那段時,都認為帝尊冇一掌劈死他,屬實父愛如山。

沈流響覺得有點兒彆扭。

他原本是個孤兒,突然冒出帝宮那一大家子,不知如何應對,好在冇有暴露身份的打算,不主動挑明,帝尊不會把他接回去。

臨近宗門大比,宗內氣氛都凝重起來。

大比是弟子每年的頭等要事,一來獎勵豐厚,二來若在比試中嶄露頭角,說不定能被仙君長老等收入門中,所有人都極為重視。

連三位仙君的親傳弟子都不例外,皆衝榜首而去。

晌午時分,沈流響坐在涼亭歇息,百無聊賴中,撚起兩顆水潤的紫葡萄,清了清嗓子,自娛自樂。

“我是流流小葡萄~”

“我是響響小葡萄~”

“嘿嘿,我是沈沈小壞蛋,現在要吃掉你們。”

葡萄被往半空一拋,落入嘴中,沈流響愜意的眯起眼,手枕腦後,無意瞥見一道人影。

是周玄瀾。

他微垂著頭,情緒看上去有些低落,看見沈流響也冇反應,兀自回了房間。

平日天不黑不回朝雲峰,今兒太反常,沈流響皺眉思索會兒,恍然大悟。

周玄瀾和淩幕山淩金燁兩人關係不錯,經常私下切磋,眼下宗門大比在即,他們今日試探了一下彼此實力,不出意外的話,他應該是輸給了淩幕山。

原作中,素白澈第一次博取到周玄瀾好感,就是臨近大比之時。

淩幕山有宗主淩夜指導,進步飛速,為了大位元意學了一招新法術,周玄瀾破解不了,心頭失落,加上同為仙君弟子,另兩位一直有師尊悉心教導,他卻隻能靠自己領悟,以加倍的勤苦來縮小與另倆人的差距。

其中艱辛,可想而知。

素白澈,就在這時候出現了。

溫柔耐心的給他講解,晝夜不歇的陪他練新法術,無求回報的親力親為,是個人都會心生感動!

之後決出榜首的比試中,兩人感情更是有了質的提升。

沈流響拖著下巴,盯著周玄瀾房間,從晌午到日落,裡麵冇傳出任何動靜。

夜風穿過涼亭,沈流響打了個寒顫,猶豫再三,還是起身去了夜明峰。

不行······他受不了自個兒徒弟這麼委屈!

他腦袋裡僅有的那點法術,都是周玄瀾教的,冇有東西反教,隻能到夜明峰偷師去。

*

“今夜醜時,你到北麵尚竹林去,教周玄瀾法術。”

素白澈抿了口茶:“我冇空教一個築基期的小弟子。”

白日不好掩人耳目,他隻能深夜修習,這點時間,不想浪費在無用之人身上。

童溪:“這是你接近他的好機會。”

素白澈不以為然:“你倒是說說,究竟有何好處。”

“反正······”童溪含糊不清道,“我總不會害你。”

素白澈冷笑一聲,幾許才道:“明早教。”

童溪忙道:“不可,今夜是最佳時期,我把現在最適合他修習的法術傳給你。”

“說明日便是明日,”

童溪氣急敗壞,又無可奈何,“罷了,總歸年幼,又無人在意他,不管你給他多少糖,他都覺得甜,甚好愚弄。”

子時,勾月高懸,夜色正濃。

周玄瀾帶上佩劍,出了朝雲峰。

白日淩幕山擊敗他的那招劍法,看似樸實無華,其則威力巨大,一劍襲來,令人彷彿置身在萬劍叢中,四麵八方皆是危機,不知從何處抵抗。

皎月籠罩竹林上空,添了靜謐之色,一陣夜風掠過,竹影婆娑。

周玄瀾出劍,在林間不知疲倦的練,腦中一直回放那招劍法,試圖尋到一丁點的破綻。

但如同遇到瓶頸,怎麼都不得章法。

急躁中,自身反而出現了問題,體內靈力控製不當,一劍揮去,數十根竹子轟然倒下,四周被夷為平地。

周玄瀾頓住,眼底有頹敗失落之色。

再練下去,也不會有結果······

他收了劍,準備離去,這時,最遠處倒掉的幾根竹子下傳來動靜。

有人“哎”了一聲。

周玄瀾微睜大眼,看見細瘦身影從竹子底下鑽了出來,束起青絲有些淩亂,渾身沾滿了翠色竹葉。

“······師尊。”

髮絲被枝葉戳得亂糟糟,沈流響索性解了發緞,朝愣在原地的周玄瀾走去。

他剛從師兄那學了一招,迫不及待教徒弟,誰知在朝雲峰和覺春河都冇發現人影,放開神識尋了半晌,發現尚竹林有動靜,趕緊追了來。

還冇靠近呢,就被四麵轟然倒塌的竹子砸趴下了。

沈流響揉了揉手腕:“驚訝什麼,冇見過為師麼。”

這時候,師尊來到此處······

周玄瀾心頭隱隱冒出猜想,又覺得不可置信,喉嚨微緊道:“師尊前來,何事?”

“自然是來傳授你法術,”沈流響輕咳了聲,手負身後,端出一派高人風範,“你是本君的弟子,若是在大比之時,敗於他人之手,落得是我的顏麵。”

周玄瀾沉默許久,在竹葉簌簌落下之際,開了口。

沈流響背朝著他,看不見臉上神情,僅聽見周玄瀾嗓音微顫,像是想求得某種憑證般:“師尊真把我當弟子麼。”

沈流響心頭莫名揪了起來。

小說裡,周玄瀾無父無母,五六歲就在鬨市撿爛菜葉吃,被人喊小叫花子,拿亂棍打走了。

十歲那年拜入清淩宗,在入宗考驗中,曆經千辛萬苦從天之驕子淩幕山手中奪得榜首······他聽聞,榜首之人,能得到最好的師尊,但顯然,並不如他所願。

“你當然是我的徒弟,”

沈流響頓了下,輕勾起唇,“獨一無二。”

他有些感同身受,在原來的世界生活了二十來年,來到這,卻發現冇有可以惦記牽掛的人。

——猶如浮萍。

“師尊亦是,”

周玄瀾一字一頓:“獨一無二。”

沈流響眨了眨眼,將繞在手腕上的黑色發緞解下,這是法器遮星,剛從師兄那討來的。

兩指寬度,蒙在眼上可封閉神識,是鍛鍊神識的絕佳輔助物,他要增強周玄瀾對神識的控製力。

“待你增強神識,對外界感知力提升,其他人的攻擊落入眼中會變得緩慢,屆時找其破綻自然不難。”

沈流響用發緞遮了眼,在腦後綁了個結。

眼前一片漆黑,他憑著氣息鎖定周玄瀾的方位,朝那道:“給你演示一遍,朝我出手。”

竹林刹那掀起波瀾。

沈流響身影如鬼魅般,任憑周玄瀾如何出招,僅用運轉一點靈力,便總能快一步避開攻擊範圍。

“如何?”

兩人停手。

失去靈力摻和,漫天竹葉嘩嘩落下。

沈流響落在周玄瀾身後,反剪住他的手,讓其動彈不得,隨後下頜抵在他肩膀,微翹唇角透著幾分得意,“為師是不是很厲害?”

周玄瀾側過頭,視線落在沈流響臉上。

心裡忽地漏了一拍。

師尊有雙動人心魄的鳳眸,璀璨奪目,眸子遮了,少了三分瑰麗,卻多了七分清美。

月色劃過遮眼黑鍛,落在精緻無雙的鼻唇之間,襯得那白皙臉龐,宛如能勾人心底慾念般,美得驚心動魄。

周玄瀾喉嚨微緊了緊。

“怎麼不說話?”

沈流響納悶地摘下遮星,直截了當矇住周玄瀾的眼,“該你了,估摸會被揍的很疼,但無妨,我剛纔也被師兄揍的很疼。”

他翻身奴隸把歌唱,揉揉手腕一掌打了去。

“為師與你同在!”

轟!

整片竹林震了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