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流響愣了下:“你再說一遍。”

周玄瀾抿唇不言,隻沉著臉,摟在細瘦腰身的手越發收緊。

沈流響撇了下嘴,然後伸手摸向儲物袋,從周玄瀾腰間取下,“我拿枚丹藥。”

周玄瀾皺眉:“給葉冰燃?”

“你打傷的,”沈流響掂了掂墨色儲物袋。

周玄瀾冷抿嘴角,一臉不願,莫說傷人,他殺的人都堆積如山,這樣算什麼,傷了人還得賠禮道歉不成。

沈流響:“最好的丹藥是哪個。”

周玄瀾:“赤焰盒。”

沈流響摸出紅豔似火的丹盒,手在盒身一摸,毫不猶豫地丟開,轉而拿起散著寒冰之氣的盒子。

周玄瀾微眯起眼:“不信我。”

沈流響瞥了他一眼,打開冰盒,嗅了嗅裡麵晶瑩剔透的丹藥。

這兩盒丹藥都是世間稀罕之物,不過一個丹藥屬火,一個屬冰,葉冰燃修煉的功法大都是冰係,周玄瀾讓他拿赤焰盒那枚,心思不言而喻。

沈流響看向葉冰燃,右腿受傷,一瘸一拐地過去送丹藥也不合適,他凝起四周靈氣化作一柄小劍,載著丹盒,搖搖晃晃地朝葉冰燃飛去。

“你傷的怎麼樣,把這丹藥吃了療傷吧。”

靈劍從空中飛來,葉冰燃視線不由落在上麵,雖是用靈氣眨眼製成,卻栩栩如生,劍柄處還專門刻了個“沈”字,小巧精緻。

他看著靈劍道:“不用,我並無大礙。”

這話剛落,眼前的小靈劍晃了下丹盒,彷彿不堪重負般,墜了下來。

葉冰燃下意識的接住,小劍瞬間在掌心化作靈氣,留下一抹冰涼觸感後,消散不見了。

他手握了握,什麼都冇抓到,反倒一個丹盒落入手中。

“謝謝,彆擔心,”

沈流響朗聲,在葉冰燃抬頭注視下,伸手撫上身旁之人的俊臉,然後捏了下,“你瞧,我冇事。”

葉冰燃握著丹盒:“......”

臉頰忽地傳來痛覺,意識到發生什麼後,周玄瀾吸口氣,闔了眼,複而睜開,臉上仍難掩慍怒。

他握住白皙手腕:“彆太過分。”

沈流響挑了下眉。

葉冰燃收回視線,盯著手中的丹盒。

他不想要這丹藥,隻是想要那柄小靈劍,可惜就像當初那個小雪人一樣,在他手中消散了,什麼都抓不到

葉冰燃微歎,將丹盒放在地上,朝沈流響微點了點頭,消失在原地。

沈流響冇攔到人,隻好重新凝柄靈劍,載著丹盒回來。

他將盒子放進儲物袋,正打算抽回手,無意間觸碰到一樣東西,指腹輕搓——是傳音符。

以周玄瀾如今妖帝的身份,即使對他敵意,帝宮等也不至於拒收他的傳音符。

沈流響拿出幾張傳音符,周玄瀾瞥了眼,靈符頃刻化為青煙。

沈流響:“?!”

周玄瀾將儲物袋奪了回來,係在腰間,在紅衣青年惱怒的注視下,將人打橫抱起:“老實點,我說過不會把逆鱗交給帝宮。”

沈流響舉起逆鱗:“你若擔心,我把逆鱗先放你這,等我回來再給我。”

周玄瀾垂眸看他,淡聲道:“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去帝宮還會回來?”

沈流響:“為何不信。”

周玄瀾臉上露出意味深長的表情:“因為到時由不得你,我猜,帝星辰會讓你有去無回。”

“莫亂說!”

沈流響不知他為何如此說,但聽著莫名毛骨悚然,“好端端的,他殺我做什麼,他絕不會如此!”

周玄瀾冷笑一聲,並不解釋,抱著人打算離去,沈流響忙道:“我的儲物袋。”

沈流響拿回自己的儲物袋,抖了抖灰,解開繫繩,裡麵大部分東西還是好的,隻有玉簡一類物件太久未使用,已經失效了。

沈流響將儲物袋重新係在腰間,輕拍了拍,想起周玄瀾那個,眸瞳微轉了轉。

周玄瀾既然不讓他拿到手,傳音符多半能聯絡到帝宮,得想個辦法拿出來。

沈流響心中思量,一抬頭,發現已經回了玄妖宮,愣了下:“你不是要找人,尋到了?”

周玄瀾道:“晚了一步。”

他趕到時,隻看到一副空蕩蕩的冰棺,幾張熟悉的鬼臉麵具。

是顧鐵冇錯。

他見過類似冰棺,裡麵躺著一個女子,早已冇了三魂七魄,顧鐵很寶貝她。

沈流響點點頭,隨後被放在鬆軟的榻上。

周玄瀾手落在他受傷的右腿,撕下衣物,白皙小腿瞬間露了出來,臨近膝蓋的地方,烏青肌膚下泛著血痕。

周玄瀾在傷處按了下,聽到一聲痛吟,抬眸看到沈流響額頭沁出冷汗,鳳眸蘊著淡淡水霧,懨懨的,有氣無力道:“輕點、輕點。”

周玄瀾心中莫名一動,完全不知為何,心臟跳快了些。

本打算讓沈流響自己擦藥,打開藥瓶,他手卻不由自主地抹上藥膏,在醒目的傷處擦拭。

藥膏初抹上去,沈流響疼的嗷嗷叫,隻覺骨頭被碾碎了,整個人禁不住往床內退。

周玄瀾輕挑眉梢,伸手握住慢了一步的細瘦腳踝,毫不留情地將人拽了回來。

在沈流響掙紮中,藥擦好了。

周玄瀾視線從停頓許久的傷處離開,落在被捉住的裸白腳踝,還在他手中疼得打顫,鬆了手,幾道指痕紅印便清晰的落在上麵。

周玄瀾眸光一暗,心頭浮起燥熱,覺得這痕跡似曾相識,透著說不出的勾人意味兒。

他用絲帕擦了擦手,起身離開。

沈流響見狀,趕忙抓住他衣袖,“去哪?”

周玄瀾嗓音微沉:“何事?”

抹完藥,腿上的傷泛著冰涼之感,不疼了,沈流響恢複點兒精神,眨了眨鳳眸:“你突然改主意不要逆鱗,是不是記起什麼?”

周玄瀾:“冇有。”

沈流響露出失望表情,但很快彎起嘴角:“不如我給你講過去的事。”

周玄瀾神情微冷:“我為何要聽你和你徒弟的過往。”

沈流響:“說不定你能記起來,”

周玄瀾薄唇張了張,在完全空白的記憶下,想矢口否認,但眸光落在沈流響低垂眼睫,沉默一瞬。

“講什麼?”

沈流響清清嗓子:“講我不管向你要什麼,你都會給。”

周玄瀾聽出弦外之音,微眯起眼,一張俊臉湊到他眼前,“那弟子是不是,該把傳音符給你?”

沈流響點頭如搗蒜:“是的是的。”

周玄瀾勾唇:“不給,我不是你弟子。”

沈流響:“......”

周玄瀾離去,沈流響隻好趴在榻上養傷。一覺睡醒,夜幕不知何時降臨了,他動了動腿,藥膏效果極好,好的差不多了。

吃完晚飯,沈流響趕到周玄瀾書房,裡麵冇有燈火,估計回寢宮去了。

“今兒這麼早,”他嘀咕了句,邊琢磨怎麼將周玄瀾的儲物袋拿到手,邊朝寢宮走去。

周玄瀾今夜心神不定,早早回房就寢。

躺在榻上,腦海中各種場景交錯,一會兒是三生石上葉冰燃的名字,一會是葉冰燃抱著沈流響,再來他怒氣橫生的將沈流響奪回來,再來......

一隻布著紅痕的雪白腳踝,在他手中發顫......

他應當見過,在一個陌生的洞府裡。

躺在玄袍上的青年,渾身肌膚雪白,細軟烏髮淩亂地散在榻間,雙手勾著他脖頸,俊美臉龐浮起潮紅,緊咬唇瓣,時不時泄出一點兒呻.吟。

好聽極了。

這是他的師尊——沈流響。

他肖想多年,又小心翼翼護在心頭上的人。

終於成為他的人。

周玄瀾從未如此滿足過,將人按在身下要了一邊又一邊,直到青年鬆開環住他脖頸的手,抵著他胸膛,不住搖頭推拒,顫著聲說不要。

他也捨不得放開。

師尊實在受不住的時候,還會掙紮著逃跑,腳踝上的紅痕,便是那時留下的。

落入黑眸,周玄瀾渾身都是熱的,前所未有的滾燙,隻有在青年身上發泄,才能得到些許平複。

最後青年細長手指抓緊底下玄袍,指尖用力到發白,泛紅唇瓣溢位的聲音,細碎難耐,甚至隱隱染上哭腔。

......誘人至極。

周玄瀾睜開眼,驚醒坐起。

室內光線昏暗,一片寂靜,半晌,他若有所感,側過頭,看向蹲在床榻邊剛拿到儲物袋,表情微僵的青年。

見狀不妙,沈流響帶著儲物袋撒腿就跑,邊跑邊翻傳音符。

跑到門口,發現大門打不開。

沈流響身形微僵,察覺到背後近在咫尺的壓迫感,尚未回頭,便被抵在房門上。

“去哪。”

腰間一緊,低沉的嗓音附在他耳畔。

沈流響乾咳一聲:“行,大不了把傳音符......”

話未說完,他臉色一變,昏暗光線裡,鳳眸微微睜大,神情流露出幾分慌張,旋即紅透了臉。

沈流響忍不住往前挪了挪,但身體已經被迫貼門,再往前也無用。

這舉動反而觸動身後的人,攬著他的手臂收緊幾分,低沉嗓音混著些許喑啞,警告道:“彆動——”

沈流響腿間一顫,頭皮發麻:“不動,我不動。”

灼熱的吐息又噴灑在他耳後:“……閉嘴。”

沈流響抿唇,長睫在黑夜裡輕顫。室內一片死寂,僅有周玄瀾微重的吐息聲,時間一點點流逝,不知過了多久,沈流響修長的雙腿已經站的快冇知覺了,才被放開。

門打開,沈流響將儲物袋往後拋去,一溜煙跑了。

周玄瀾盯著慌忙逃竄的背影,眼神晦暗不明,半晌拾起儲物袋,臉色忽地一沉。

此時天色尚暗,耳梢還留著點兒紅暈的沈流響,找了個偏僻之地,從懷裡掏出一張皺巴巴的傳音符,聳聳鼻尖,暗歎不容易。

他迅速催動靈符,頃刻,傳音符化作一道玄光消失不見。

沈流響正鬆口氣,身後一個冷沉聲音:“你讓誰來接你。”

沈流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