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空青不放心女朋友,第二天又跑過來,但盛玉華卻恢複了往日的活潑樂觀,和昨日全然不同,還嘰嘰喳喳地和他討論未來,楚空青心裡的那點懷疑,霎時煙消雲散,以為女朋友昨天是因為生病了纔會那麼不安。

“空青,敵人一定會趕跑的,國泰民安也會實現的。”盛玉華口氣堅定,因為她已經看到了。

“會的,我們有四萬萬同胞,敵人永遠都不能打敗我們,玉華,我……我想和你說一件事。”

楚空青口氣變得遲疑,他收到了上級指示,下個月要奔赴前線,這一去,或許再不能回來了。

他捨不得愛人,也捨不得父母,可他不會退縮。

盛玉華心刺了下,伸手按住了楚空青的嘴唇,笑著說道:“彆說,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會支援你,我在家等你回來!”

六姐說的對,就算她硬拽著空青躲去國外,苛活著又有什麼意思?

空青一輩子都不會快樂,她也不會快樂,愛情固然重要,抵抗外敵更重要。

她不能拖空青的後腿。

“玉華……對不起。”

楚空青輕歎了口氣,貪婪地看著愛人的臉,想把她的容貌全都刻印進腦海裡。

盛玉華笑了,眼睛卻紅了,嗔道:“為什麼說對不起,空青,你是楚家的驕傲,也是我的驕傲,我冇愛錯人,你安心去吧,我會照顧好你的母親。”

“玉華……”

楚空青擁緊了愛人,他有很多話想說,可千言萬語卻說不出口,他想讓玉華彆再掛念他,若是他死了,就找個可靠的男人嫁了,去國外過安穩的生活,這是對玉華最好的安排,可他卻說不出來,他太自私了,不想心愛的女人嫁給其他男人,可他又照顧不了愛人,在這戰火紛飛的亂世,玉華一個人怎麼辦?

盛玉華依偎著心上人的胸膛,鼻子裡都是久違的氣息,聽著強壯的心跳聲,滿足極了。

“你什麼都不用說,我這輩子隻愛你一人,其他男人我連看都不要看,空青,我不阻止你去做你想做的事,但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

“我們結婚,你彆拒絕,也彆說讓我嫁其他男人的狗屁話,我隻會嫁你一人,生是你的人,死也是你的鬼!”盛玉華口氣很堅決,美麗的眼睛射出了堅定的光,像一道箭一般,射進了楚空青的心,再拔不出來了。

過了許久,楚空青歎了口氣,冇說話,可卻將懷裡的女人抱得更緊了。

就讓他自私一回吧,或許他不會死呢。

兩人並冇設宴,去照相館照了結婚照,再請共同的朋友尤金神父證了婚,便完成了結婚大事。

楚空青知會了父母,楚老爺子罵他不知輕重,結婚這麼大的事,豈可如此草率,對方還是盛家七小姐,哪怕現在戰亂,那也得風光大辦。

可惜楚空青即將上前線,時間有限,最後隻請親朋好友聚了聚,但楚家還是給足了新媳婦麵子,聘禮讓全滬城的女孩都羨慕,當然,盛家陪嫁的嫁妝也很豐厚,各大報紙都報道了這一盛況。

新婚期間,兩人如膠似漆,恨不得日日都粘在一起,可愉悅的時光總是匆匆,很快楚空青就要上戰場了,盛玉華很平靜,替他收拾好了行李。

“不用掛念家裡,有我呢,或許你下次回家,家裡會多一口人。”

盛玉華送到了門口,天色未明,一輛吉普車停在門口,是楚空青的戰友,也是滬城的富家子弟,飛行隊的隊員,無一不是風流倜儻一表人才的豪門公子,也是真正的熱血好男兒。

“空青,該走了!”車上有人叫,還有笑聲,似在笑他兒女情長。

楚空青耳朵有些熱,他抱緊了妻子,在她耳邊說道:“我走了,等我回來。”

“好!”

盛玉華點了點頭,神情依然很平靜,送他上了車,還和車上的幾個意氣風發的男人打了招呼。

“等你們回來!”

車子啟動時,盛玉華的笑容更加燦爛,她希望這一世,空青和他的戰友們,都能安然歸來。

楚空青離開後一個月,給家裡寫了信,盛玉華也給他寫信了,還說了好訊息,她懷孕了,剛查出來的,這個孩子的到來,減少了楚空青父母的愁緒,尤其是楚空青的母親,那個嬌弱美麗的女人,現在一心撲在盛玉華身上,顧不上擔心兒子了。

戰事越來越緊張,盛玉華的心也越來越緊,因為離上一世楚空青的犧牲越來越近了,但這一世還是有了變數,她和空青有孩子了,再有六個月,他們的孩子就要出世了。

同時,盛玉華帶六姐去醫院檢查了身體,果然感染了肺結核,不過是輕症,在尤金神父的幫忙下,盛玉華搞到了鏈黴素,她特意讓神父多搞了些存著,希望這一世依然能救喬天佑,她不想國家損失一個偉大的科學家。

那一天終於到了,盛玉華已經懷孕七個月了,昨夜她一夜未眠,上一世就是這一天,空青的戰友送來了他的遺物,還有遺書。

奇蹟並未出現,盛玉華看著麵前熟悉的衣物,是她親手裝進行李箱的,她的心很痛,但她依然很平靜,其實這個結果她早就知道了。

楚空青的遺書上寫著——

“玉華吾愛:

對不起,我失信了,當你收到這封信時,我已經不在了,彆難過,你要這樣想,咱們的孩子以後能生活在太平盛世,再不用受敵人的欺辱和壓迫,這是我和戰友們共同的願望,太平盛世我看不到了,但你和孩子一定能看到,那一天到來時,彆忘了告訴莪一聲!

我一直在幻想,咱們若是相逢在太平盛世有多好,玉華,我好愛你,我也很自私,下一世我還想再當你的愛人,我不喝孟婆湯,你也彆喝,咱們一定還能再相愛,我不會再失信了!

空青絕筆!”

盛玉華哭著哭著笑了,她也希望還有下一世,她和楚空青相逢在國泰民安的華國,而不是現在這個亂世,他們能當一對普通平凡的夫妻,這樣便足矣。